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军史百科>>正文
信息威慑的理论与对策
添加者:佚名点击数:添加时间:2013-09-07 11:08:09

一、信息威慑的由来及研究现状评述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人类进入信息时代,军事对抗方式迅速演变,信息威慑作为全新的威慑形态开始登上历史舞台。鉴于信息威慑的极端重要性,关于该领域的研究逐渐成为国际学术界的研究热点,更引起各国政府的强烈关注。国外最有代表性的理论成果主要是美国信息战专家在发展信息战理论的进程中完成的:阿尔文·托夫勒的《未来的战争》,爱德华·沃茨的《信息战的原则与实施》,维恩·斯瓦图的《信息战争》,贾尼丝·斯坦的《海湾的威慑与威逼:l9901991》及《海湾战争的军事经验与教训》(第六章“威慑、威逼和预警时间”),哈伦·K·厄尔曼和詹姆斯·P·韦德共同撰写的《震慑与畏惧》与《迅速制敌》,约翰·加迪斯的《遏制战略: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政策评析》,特别是美国参联会前副主席威廉·欧文斯在其《拨开战争的迷雾》一书中,明确提出了信息威慑信息保护伞新概念。最近美国军事专家皮尔斯伯里,在谈到中国正在研究的新作战概念时就明确指出:信息威慑将是新的作战概念,像核威慑一样,信息威慑将给敌方致命的一击。以上述理论探讨为基础,美国的军事战略就像核武器诞生后出现了核化趋势一样,现在又出现了信息网络化”趋势。目前,美国军事领导人和军事理论家已经把一些军事战略术语中的“核”换成了“信息”,如“信息优势”、“信息威胁”、“信息垄断”、“信息攻击”、“信息防护”、“信息威慑”、“信息保护伞”、“信息保障”等,网络战已成为极其重要的战略战。同时,美国防部和参联会相继制定了一系列包括“构想”在内的《FMl00-号野战条令信息战》、《联合信息行动条令》、《2010年联合作战构想》、《2020年联合构想》等文件,出台各种对策措施,全面加强信息优势建设,不仅准备打赢危机和冲突时期内信息战,而且强调在平时和危机爆发前运用“媒体战”、“心理对抗”等“信息对抗”形式,形成信息威慑,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的。

中国是威慑理论的重要发源地。从吕不韦《吕氏春秋·论威》举凶器必杀,杀,所以生之也;行凶德必威,威,所以慑之也的主张到张衡《西京赋》威慑兕虎,莫之敢伉的见解;从孙武《孙子兵法》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军事名言到曹植《七启》威慑万乘,华夏称雄的著名诗句,无不彰显我国军事先哲们所开创的丰富而睿智的威慑思想和军事思维的最高境界。威慑作为一种理论、一种思想和一门学问,已在我国引起军事学术界和政治家们的高度重视,人们已开始把它从战争讹诈、武力恫吓、强权政治和超级大国的“专利”以及非正义的代名词中分解出来,进行有益的探讨和研究,出版了一批高质量的论著。同时以理论探讨为基点,新中国在半个世纪以来的军事斗争实践中大量运用了威慑,并在实践中创立了中国特色的战略威慑思想。

近几年来,随着应对周边安全环境复杂多变及拓展国家利益的需要,信息威慑问题在我国的研究开始起步,相关成果散见于与信息作战有关的军事书籍、杂志中。1995年,我国科学巨擘钱学森在国防科工委首届科技学术交流大会上的书面发言中指出:现阶段和即将到来的战争形式为核威慑下的信息化战争。”以后我国学者发表了大量论著,这些成果极大地丰富和促进了我军信息威慑理论研究。

二、信息威慑的内涵及本质

综观国内外学者研究成果,信息威慑是一种全新的威慑手段,与现有的核威慑、常规威慑相比;它具有威慑效力强大、可信度较高、操作性较强三大优势,因而能产生较高的军事效益,更有利于达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从历史发展来看,信息威慑是信息时代的产物,是对传统军事战略理论的创新发展。在当代信息技术的支撑下,军事领域正在发生着重大变革,战争的内容与形态已在悄然改观,机械化战争正在逐步远离我们而去,信息化战争已经快速地向我们走来。信息化战争是一种新型的战争形态,必然需要一种全新的作战理论与原则作为指导,因此作为指导信息化战争的重要战略理论——信息威慑的孕育与产生的条件已经具备,其形成与发展成了一种历史必然。

从性质上看,信息威慑是军事冲突在信息社会中的最高表现。信息时代的到来,把人与人之间普遍的物质和能量交换由物质和能量两个层面推进到了物质、能量和信息三个层面,从而大大优化了社会生产,拓展了人类与自然界之间物质变换的领域,丰富和深化了人们之间的交往方式、利益关系和财富内容,由此也产生了传统社会所没有的新的冲突,这就是建立在信息基础上的人类之间的多种利益的冲突,其中最重要和最典型的表现便是信息资源与信息权益的冲突。

从要素上看,信息威慑是军事要素信息化的时代体现。军事要素的信息化标志着信息已成为军事活动的主导因素,信息战斗力已成为战斗力的核心和重心,信息化武器装备已成为信息时代军事建设与发展水平的标志,信息威慑已成为体现信息时代本质特点的新的军事威慑形态。

从范围上看,信息威慑完全是信息时代特有的新的活动疆域。在这块阵地上,虽然没有隆隆炮声,没有滚滚硝烟,没有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但它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渗透力,潜人人心、深入意识的强大穿透力,以及从精神上摧毁意志薄弱者的巨大杀伤力,实在是古今中外任何一种军事活动都难以比拟的。

从机制上看,信息威慑有别于传统的威慑。第一,因强大的侦察能力使对方意图暴露而放弃行动。第二,因放大现有的信息威慑、核威慑与常规威慑力使对方代价评估提高而放弃行动。第三,因增强了使用力量的决心和可信性而使对方放弃行动。第四,因防御力量增强使对方无法进攻而放弃行动。

从形式上看,信息威慑可分为非均衡威慑和均衡威慑。所谓非均衡威慑,就是当一方有信息战能力而另一方没有时,信息威慑就属于非均衡信息威慑,即单向信息威慑。,所谓均衡威慑,就是敌对双方的信息战能力比较均衡时的信息威慑。而均衡威慑又可分为同质均衡威慑和异质均衡威慑。若双方信息战能力相当,则此时的信息威慑就属于同质信息威慑。而当一方拥有全面的信息战能力,另一方仅拥有反信息战能力,且双方威慑达到均衡状态时,信息威慑就属于异质均衡信息威慑。

三、信息威慑理论及评述

20世纪,核武伞承担了威慑的主角。21世纪,“信息伞”因为比“核武伞”更廉价、更“卫生”、更具威慑力将成为主要威慑力量。典型的信息威慑理论主要有以下三种。

 信息优势战略理论。美国防部在2002财年《国防报告》中,首次提出了信息优势战略概念。所谓信息优势战略,是指在能阻止敌方搜集、处理和传输战略信息优势的国家,确保己方有这种能力。在信息时代,拥有全面战略信息优势的国家,既能主导世界和地区战略形势的发展走向,也能顺利地实现国家安全和军事战略目标,更能在己方伤亡很小的情况下打赢各种强度的战争。

信息战略理论。19971999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副主席比尔·欧文斯和美海军军事学院教授巴特纳,看到信息在军事领域的作用越来越大,于是提出了“信息战略”理论。该理论认为,信息的作用犹如核武器,有着重要影响。一是可以实施“信息威慑”。“信息威慑”的基础是强大的信息攻击能力,信息攻击的威力与核突击相似,可以使受到攻击的城市、地区、行业陷于瘫痪。二是可以对盟友提供“信息保护伞”。这种保护伞的作用在一定意义上比“核保护伞”的作用还大。在和平时期,它可以使美国清楚地了解世界各地发生的重大情况,向盟国通报一起到团结盟国的作用;在战时,它可以使美国向盟国提供战略、战役或战术信息支援,使盟国军队的战斗力得到倍增。三是可以提供“信息保障”。“信息保障”是信息时代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是维护国家生存与发展的根本保证。其实质是维护国家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确保国家战略“敏感信息”的保密性、完整性和可用性。

“信息主导”理论。l993年美国陆军参谋长沙利文上将指出,必须改变工业时代围绕火力和机动力筹划军队建设的旧观念,确立以信息为基础建设军队的新思想,让信息主导军队建设信息主导理论的要旨是:在思想观念上,充分认识信息的重要性,确立信息化在军队建设中的中心地位;在作战思想上,确立信息是制胜的关键,具有“制信息权”的一方能实时或近实时地获取、传输和利用信息,使战场上的兵力兵器很快地转化为实际战斗力;在军事组织体制建设上,以“有利于信息快速流动和利用”为指针,改革领导指挥体系和部队编制,减少指挥层次,压缩部队编成,使各军兵种混编,建立适于打信息战和信息化战争的兵力结构;在军事训练上,突出“信息战”演练,开设信息战和信息技术课程,培养更多的信息人才和深谙计算机系统与网络技术的专业军官。

四、加强中国特色信息威慑的应对之策

首先,增强指导信息威慑的战略谋划水平。信息威慑能不能发挥作用,关键是要有较强的战略谋划水平。这其中要求必须做到两点。其一立足全局缜密筹谋。信息威慑具有战略性,通常牵涉到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多个领域,在筹谋施计时应统揽战略全局,全面分析,综合筹划,选择要害,掌握尺度。其二不拘一格灵活施谋。灵活运用威慑谋略,一是要谋势慑心,即谋求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态势,使敌产生重大心理负担,在心理上击垮对手;二是要欺骗造势,即通过种种虚假行动蒙蔽敌人,一使敌作出错误的判断、采取错误的行动而与我全利;三是要巧用多法,即可根据不同时机、不同对象、不同目标,科学选择威慑手段、威慑方法,达到乱敌、屈敌之目的。

其次,深化信息威慑理论研究。两军对抗,谁拥有更先进的军事理论,谁就将拥有更大的主动权。面对强敌信息威慑的严峻挑战,提高我军的信息威慑能力,必须尽快创建具有我军特色的信息威慑理论。第一,尽快构建信息威慑理论体系。完整的信息威慑理论应是基础理论和应用理论的有机结合。信息威慑基础理论主要应研究信息威慑本质、特征、环境、原则、组织体制、基本力量、条例法规等。信息威慑应用理论重点回答信息威慑方法、力量运用、指挥控制、威慑保障等。第二,注重全民信息威慑理论研发。信息技术发展和普及应用,为发挥全民信息威慑综合优势提供了有利条件。国家庞大的信息基础设施、众多的信息产业人才是信息威慑强大的力量源泉。研究信息威慑理论必须统筹兼顾全民信息威慑这一时代背景,为陷敌于全民信息威慑的汪洋大海提供科学指南。

再次,探索对敌信息威慑的科学方法。信息威慑是智者的游戏,是智慧的较量,要在对手意想不到的时机,使用意想不到的方法,达到意想不到的威慑效果。对付强敌的信息威慑新方法主要有两类。一是形成异质信息威慑均衡。主要是发展反信息化武器,比如微波攻击武器、计算机病毒武器等,拥有强大的反信息战能办之后就可与敌形成异质信息威慑均衡。这一对策在目前军费不足的状况下是最佳选择。三是形成同质信息威慑均衡。就是发展信息化武器,建设信息化部队,使我军拥有强大的全面信息战能力,与敌形成同质信息威慑均衡,给敌人以震撼,谋求“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态势。

最后,推进信息威慑力量的跨越式发展。信息威慑力量是进行信息威慑的根本要素,是我军信息威慑建设的主要领域,从我军目前的现状看,信息战能力远不如对手,信息威慑亦是敌强我弱。针对这一态势,我军必须积极推进信息威慑力量的跨越式发展。一是发展空间信息威慑力量,夺取和掌握空间信息威慑斗争主动权;二是发展远纵深信息威慑力量,实现大跨度信息威慑攻势;三是发展高机动信息威慑力量,提高信息威慑打击的灵活性;四是发展综合信息伪装力量,保持信息防御的稳定性与反信息威慑的坚固性;五是不断发展信息威慑力量新体制、新机制,持续增强信息威慑的实效和信息威慑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