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军史百科>>正文
美国空间安全政策的走向
添加者:佚名点击数:添加时间:2013-09-07 11:01:26

20068月布什总统批准了美国新的《国家航天政策》,以此取代了克林顿总统1996年批准的《国家航天政策》。美国新的《国家航天政策》,更加强调军事空间系统的作用,明确提出拒绝他人对美国的空间计划指手画脚,反映了美国在空间安全政策上咄咄逼人的立场和单边主义的倾向。

美国新的《国家航天政策》在反卫武器方面有四个新特点:一是弱化了对空间系统干扰的性质。从侵犯“主权降级到危害权利,这样可以降低美国攻击别国空间系统所承担的风险。二是明确反对制定限制美国空间能力的条约。美国认为不必加入与武器控制有关的任何国际条约,因为它们可能对美国在太空的存在进行约束;同时删除了旧政策中“武器控制部分。三是暗示美国可以使用反卫星武器。美国将采取保护空间能力的必要行动,对冲突做出反应。圮这表达了美国在保护空间能力的行动中,可以采用自己认为适当的方式。四是不让他人发展反卫星能力并可能阻止他人对空间的利用。美国将劝阻或阻止其他人对这些,(空间系统)权利的干扰或开发干扰这些权利的能力,“如果必要,美国将阻止对美国国家利益有敌意的敌人使用空间能力的发展和发挥。”可见,美国控制空间、独霸空间的野心是相当明显和强烈的。美国新的《国家航天政策》显示了未来美国空间安全政策的走向。

一、   美国不会改变通过全面控制空间达到称霸全球的目的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说:“谁能控制空间,谁就能控制地球。空间已经成为新的战略制高点,美国空间安全政策的目标就是确保美国的太空优势,通过全面控制空间来达到主宰世界的目的。因此,美国未来的空间安全政策仍然会坚持这一点,即大力发展进入空间和利用空间的系统,提高应用卫星对美国各种行动的支持力度;不断探索具有挑战性的空间技术,永远保持其空间技术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积极开展进攻性和防御性空间对抗装备的研究、试验和部署,在必要时,在对己方空间系统实施保护的同时,削弱或剥夺敌方对空间系统的利用。

二、   美国将在空间武器控制方面走强硬路线维持单极世界

布什总统上台以来在空间武器问题上表现出极为强硬的立场。一是在2001年退出了限制美国研制、试验和部署天基导弹防御系统的《反导条约》;二是不顾国际舆论的坚决反对,加紧进行反卫星武器的试验和部署;三是在新出台的《国家航天政策》中明确反对国际社会制定禁止或限制美国进入空间或利用空间的新的法律机制,武器控制协定也必须不会削弱美国进行空间研究、试验、运行等权利,删除“武器控制”部分“这些迹象都表明,美国发展空间武器和反卫星武器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而且不容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其维持单极世界的意图昭然若揭。

三、美国可能会调整出口控制政策以重振美国商业航天竞争力

    美国认为其出口控制政策严重损害了美国商业卫星工业,使美国长期以来在空间科学、工程和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岌岌可危。过去,美国公司在国际竞争中经常占据优势地位,国际上认为美国技术更先进,美国卫星更可靠。现在由于出口控制察例的限制,美国卫星公司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受到了削弱,卫星工业处于不利的境地。基于卫星工业的相关数据,美国在全球卫星销售中所占的份额已由1998年的64%锐减到2002年的36%。外国客户甚至盟国的客户,都不愿购买美国制造的卫星,因为不能获得卫星技术与测试数据等信息,况且需要很久才能获准购进卫星。虽然其他国家公司制造的卫星在成本、延迟和复杂度等方面比起美国来差得多,并经常使用美国部件,但是,某些欧洲公司还是打出了不受国际武器交易条例限制”的广告以吸引客户。摆在美国人面前的严峻挑战是:美国商业卫星工业不再领先,美国的技术不再是基准。鉴于此,美国政府可能会适当调整出口控制政策,以重振美国商业卫星工业昔日的辉煌。

  四、美国将把发展和保持航天职业队伍作为政策的一个关键目标

    目前,美国航天领域科学与工程人员的平均年龄不断增加,很多是20世纪6070年代出生的人,在未来20年他们将退休,而他们的孩子不会有那么多人像他们的父辈一样献身航天科学工程事业。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国家科学委员会的报告指出,现在采取行动以改变美国科学工程人员的缺乏,要在20年之后才会见效;而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到2020年美国教育与研究机构再生的能力将受到损害,其卓越地位也将不复存在。为此,美国新的《国家航天政策》总指导方针的第一条就是,要发展航天职业队伍,以扩展和保持高技能的、有经验的和富有进取精神的航天职业队伍。

五、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空间问题上的分歧可能导致布什后空间政策的变化

2004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布什总统与民主党主要总统竞争者们之间在美国空间安全政策的问题上持不同立场,特别是在空间武器、空间探索等关键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民主党的约翰·克里参议员反对布什政府退出《反导条约》,他认为“全面放弃它(《反导条约》——编者注),将导致武器竞赛,那将使我们更脆弱,而不是降低这种脆弱性,并赞成制定一个国际条约禁止在空间部署武器。约翰·爱德华兹参议员强调需要平衡对国家安全的资助,他说美国应该在确保空间无武器的过程中起领袖作用促进技术在空间的和平利用,而不是拓展一个新战场。豪伍德·迪安州长赞成制定禁止在空间部署武器的国际协定,他说禁止空间军事活动并不会削弱我们的(空间)技术优势。怀斯雷·克拉克将军认为退出《反导条约》并不是国家最急迫的事情。从上述情况分析,如果民主党上台,必将重新对美国空间安全政策进行调整,其结果可能不会像布什总统那样强硬。

总之,美国作为全球拥有空间系统最多,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引领着世界反卫星武器的发展。进人21世纪以来,美国为了防止空间珍珠港事件的发生,提出了控制空间的战略,退出了《反导条约》,加紧了空间武器和反卫武器的研制和部署,公布了咄咄逼人的国家空间安全政策。美国的这一系列行动,加剧了空间武器化的紧张气氛,使国际限制反卫星武器的前途难卜。空间安全稳定与和平发展问题应当引起我们的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