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军史百科>>正文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调整与新世纪初的国际关系
添加者:佚名点击数:添加时间:2013-09-07 11:00:14

近几年来,国际上最热门的话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调整。各国的研究机构、权威报刊不断发表各种研究报告和评论,众说纷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是由于在“9· 11” 事件的震撼下,美国大幅调整国家安全战略,牵动了新世纪初国际关系的变化。

一、“9· 11” 事件后,美国认为其全球战略的首要国标不再是防范潜在的战略对手,而是消除全球各地的恐怖主义利用非传统的手段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的威胁。美国因此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

美国的安全战略调整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大约从“9· 11” 事件到2002年初。美国在国内大力加强本土防卫,在国际上以反恐划线,调动全部外交资源,推动建立国际反恐联盟,并迅速摧毁了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和基地恐怖主义组织大本营。

在这个阶段,打击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的共同关切。国际社会强烈谴责恐怖袭击,各国纷纷向美国表示同情和支持。美国将其它大国视为合作伙伴,其它大国也积极与美开展反恐合作,把握契机改善与美关系。俄罗斯作出战略抉择,同意美国进入中亚地区,并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提供了重要的支持。

第二个阶段大约从 2002129布什总统发表“国情咨文”到20032月美国出台《反恐战略》。美国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反恐战略》等一系列文件。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和在西点军校的讲话中先后提出邪恶轴心先发制人的重要概念。

在这个阶段初期,大国关系继续得到改善,俄美关系升温尤为引人注目。俄罗斯积极把握美国重视大国合作的契机,将稳定和发展对美关系作为外交重点,配合美反恐行动,在反导条约、削减战略武器和北约东扩至波罗的海三国等重大问题上作出重要妥协。20025月布什访问俄罗斯,美俄宣布结束相互敌视。几天后,俄又与北约签署关于建立新型合作关系的《罗马声明》。

但是当美提出先发制人的战略并将矛头对准伊拉克以后,大多数国家表示担心,如果听任美国实施先发制人的战略、单方面以武力改变他国政权,势必导致反恐斗争扩大化,严重威胁建立在《联合国宪章》基础上的现行国际体制。经过近两个月的艰难磋商,联合国安理会终于在20021118日一致通过第1441号决议,决定恢复和加强对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核查工作,继续争取在联合国框架内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伊拉克问题。第1441号决议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排除了自动授权动武的可能,保持了联合国对伊拉克问题的主导权。

第三个阶段大约从20033月至今。美国不顾国际社会、主要盟国和国内舆论的强烈反对,在没有争取到安理会授权动武的情况下,与英国等少数国家一起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这是美国实施先发制人战略的第一次尝试。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英联军很快占领伊拉克全境。但是,战场上的胜利并未给伊拉克带来和平与稳定,也没有给美国带来安全与荣耀。相反,战争造成的问题更多、更为复杂。

美、英联军占领伊拉克已经有半年多,找到了萨达姆,但仍未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与基地恐怖主义组织有牵连的确凿证据。先发制人战略的合理性及有效性遭到广泛质疑。美军在伊拉克几乎天天都有伤亡,陷入了游击战的泥潭。

面对内外压力,布什政府不得不调整对伊拉克政策,提出伊人治伊方案,考虑向伊移交更多权力,加快伊制宪和选举进程。 1119,布什总统在伦敦发表讲话时强调,美将致力于加强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共同应对全球安全威胁。

二、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调整与新保守主义思潮的兴起密切相关 

从美国内政治来看,上世纪80年代以来,保守主义逐渐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虽然自由主义在美国社会、特别是在学术界仍有较大影响,但美国民众的保守倾向不断加强。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共和党在1994年取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又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这是自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执政以来,在任总统所属政党第一次在中期选举中同时赢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从思想基础看,新保守主义借鉴了西方近代政治哲学的自然正义学说,认为存在一种超越历史和社会的、绝对的是非标准,否认多元价值观,坚信美国价值观普适全球。美应该充分利用目前空前强大的实力,在全球推进美国的价值观,以建立美国强权下的世界秩序为目标。

    从宗教背景看,布什本人及其政府班子受其基督教新改革派理念的影响很深,主张并深信美国负有领导世界的神圣使命,因此容易认同新保守主义的一些政策主张。

    但是,由于美国在伊拉克陷入困境、伤亡人数不断增加,新保守主义及其推崇的先发制人战略在美国内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有人主张“先发制人”战略应该从美国国家安全的字典中“悄悄消失”。美32位著名的国际政治学专家联合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广告,公开声明反对布什政府的“先发制人刀战略,认为这一战略可能会导致美国的绝对不安全和“美国帝国”因过度扩张而衰落。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约瑟夫。奈认为,新保守主义低估了软实力和国际制度的作用,使美国丢失了推行国家安全新战略的某些最重要的工具。

美不少学者认为,随着伊拉克局势的恶化,新保守主义思潮在衰退,对美政府的影响在下降。这到底对美国家安全战略将会产生何种影响,我们还需要观察。

三、近年来的国际关系发展表明,尽管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迅速发展,但国家、民族的独立和自主意识并来减弱,文化传统的多元化和发展模式的多样性也未消失。因此,强求一致是行不通的,惟我独尊更不可取

依赖军事优势先发制人虽可攻城掠地,但不会根除威胁,更无法赢得人心,反而会使国际关系紧张,造成世界局势动荡。在一个多元多样又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只有平等、互利,才能共享机遇;只有协调、合作,才能战胜挑战。谋求和平、发展,实现共存、共赢,达到多样性的和谐,这才符合人类的根本利益。

面对新世纪初出现的国际形势变化,中国主张顺应历史潮流,加强国际合作,树立新型安全观,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维护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中国赞成国际关系民主化。各国应充分认识到,维护和平、促进发展事关各国人民的福祉,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各国在处理国际关系和具体事务时,应充分尊重和服务于这一最大的民意,抛弃冷战心理,超越零和心态,求同存异,加强合作,实现互利,达到共赢。

中国主张树立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各国应将《联合国宪章》宗旨以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维护国际安全的政治基础,将互利合作、共同发展作为维护国际安全的经济保障,努力加强国际合作,密切相互协调,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法律等手段,共同营造长期稳定、安全可靠的国际环境。

中国认为,全球性的挑战需要全球性的合作,全球性的合作需要全球性的机制。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成立58年以来,在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推动人类进步和发展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进入新的世纪,面对新的挑战,世界各国应共同努力,积极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权威和主导地位。一个高效、团结和强有力的联合国是世界希望之所在。伊拉克问题再次证明,抛开联合国、放弃多边合作是行不通的。

总之,在新世纪的国际关系中,实现和平与发展的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相互交织,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相互转化,形成了一种机遇与挑战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面对这种复杂局面,国际社会应牢牢抓住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顺应合作与进步的历史潮流,坚持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合作,维护共同安全,实现共同发展。这应是各国共同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