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军史百科>>正文
军事心理战的演变
添加者:佚名点击数:添加时间:2013-09-07 10:59:02

任何科学研究都是从概念开始的,即总是以揭示概念的本质联系或围绕概念含义的界定为起点,进而展开一系列艰苦而深入的探索,最后形成这一概念相对完整的含义及其理论体系。只要研究过科学史的人都不难发现,任何一个概念提出后都不是静止不变的,都有一个不断发展、不断完善的过程,似乎都遵循着一个法则即与时俱进。同样,心理战概念自我国古代孙子提出攻心这一近似心理战概念后,历经了3次大的演变,其概念的含义及界定也随着发生了变革。心理战这一概念演变的历程不仅能折射出时代发展对心理战含义及界定的制约性,同时也反映出人们对心理战这一事物认知的深化程度以及理论与实践的发展水平。

    第一次演变:从攻心到心战"

    心理战作为一种思想和实践,几乎同人类的文明史、战争史一样悠长。然而,资料表明,包括美国震慑理论的创立者哈伦·厄尔曼在内的许多国外著名心理战专家都承认,中国是心理战思想的发源地。哈伦·厄尔曼在《震慑与畏惧:迅速制敌之道》一书中坦称他们的理论来源于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的思想,特别是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等高明的论断对他们的影响很深。俄罗斯著名心理战专家塔拉萨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新作《心理战奥秘》一书中写道:“组织严密的职业心理战最准确的实质反映在古代中国哲学家、军事家孙子的学说中。”据此可以认为,世界上最早提出具有心理战意义的心理战概念的是我国古代的孙武。

    在著名的《孙子兵法》中,孙武明确提出攻心为上,攻城次之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上兵伐谋,其次代伐交以及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心理战思想。孙武尽管在《孙子兵祛》中未对攻心这一概念的含义进行界定,但从他一系列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所谓攻心,主要是指在交战时,我方应首先攻击能支持敌军官兵积极战斗的心理或精神因素,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孙武在《孙子兵法》中不仅提出了攻心的概念,而且在“用间篇”及“九变篇”中,创造性地提出了一系列攻心的手段及策略。对此,塔拉萨在《心理战奥秘》一书中曾概括如下:(1)破坏敌方的优势;(2)策反敌方上层人物;(3)诋毁敌方领导人的声誉;(4)利用敌方反对者;(5)离间敌方人际关系;(6)断敌粮草引发敌军恐慌;(7)运用歌曲和音乐软化敌军意志;(8)贬低敌方传统,破坏其宗教信仰;(9)利用美女瓦解敌人意志;(10)收买人心;等等。

孙武提出的攻心概念或思想一直被后人继承和发展。据《通典兵十四;先攻其心》一书载,战国齐将孙膑谓齐王曰:“凡伐国之道,攻心为上,务先服其心。”诸葛亮在《南征教》中更加明确地提出了心战的概念指出:“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诸葛亮把心战和兵战明确加以区别,认为心战比兵战更高明,并把实施心理征服作为战争的第一要则。他使用的心战一词与我们今天军事领域中所讲的心理战一词在含义上没有多大区别。诸葛亮提出的心战概念不只是对孙武的攻心概念的继承,而是丰富和发展。孙武提出的攻心只是相对于攻城而言,诸葛亮提出的心战则相对于兵战而言。心战这一概念无论是内涵上还是外延上都有了扩大。可以说,从攻心到心战概念的演变,标志着人们对心理战这一作战样式的认识在逐步深化,对其本质的揭示已进一步深刻。

为什么会发生从攻心到心战概念的演变呢?关键在于孙武和诸葛亮所处的时代有所不同。孙武所处的时代,诸侯争霸的战争已是社会生活的组成部分。连绵不断的战争使孙武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即试图在总结战争规律、分析战争胜败原区的基础上,寻求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途径。然而,要真正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对敌攻其心、夺其志,使其丧失战斗力。到了三国时代,中国出现三国鼎立。一方面,统一成为战争的主题;另一方面,各国内部的矛盾也成为内战的诱因。于是,诸葛亮与时俱进地提出了心战的概念。心战这一方略既适用于蜀国与魏、吴两国的作战,也适用于平息本国西南地区叛乱的作战。

第二次演变:从“心理战”到“心理作战”

1920年,英国军事分析家、历史学家富勒在一篇关于坦克的专业论文中写道:纯粹的心理战将最终替代传统的战争手段。那时,取得战争胜利不是依靠武器或通过战场战斗,而是依靠通过某一国家的意志来使另一个国家出现腐败现象、理智的模糊、道德和精神生活的沦丧来实现。目前,在国内外心理战理论界比较公认富勒是最先提出心理战概念的人。其实富勒提出心理战概念后,英国官方并没有采用这一概念。他们一直使用政治战这个概念。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军队才效仿美国开始使用心理战概念,并用心理战概念来描述他们先前使用的政治战方面的活动。心理战概念在美国正式使用是l935年,即美国学者拉斯威尔、卡塞和史密斯在他们合写的《宣传与心理动员》一书中使用了心理战概念。19401月,美国《现代史论坛》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心理战及其运用》的论文。该篇论文对心理战这一概念又进行了一些理论上的探讨,进而推动了美国对心理战概念较普遍的使用。

富勒提出心理战概念后,在美国的推动下,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实践效果的证明下,心理战这一概念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各国的心理战理论与实践研究者运用各种相关学科的理论和工具,采用当时最先进的研究方法,对心理战概念的内涵与外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仅定义就有几十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约翰·柯林斯在其著作《大战略》中指出:“心理战就是有计地利用宣传工具,必要时辅之以其他手段,对已方、敌方或中立方面的舆论、感情、态度和行为施加影响。以利于达成既定的目标的作战方法。”柯林斯在定义中指明了心理战的对象(包括己方、敌方和中立方),强调了心理战的手段(主要是宣传),提出了心理战必须有计划地实施,规定了心理战的直接目标和终极目标.特别是柯林斯对心理战的功能进行了定位,即心理战是一种作战方法将柯林斯的心理战概念与我国古代的心战概念相比较,无论是对心理战本质的揭示,还是对其规律的认识,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许多方面还发生了质的变化。

    然而,当富勒提出心理战概念后不久,在西方则出现了又一个概念即心理作战。最早提出心理作战这一概念的是美国海军上校(后来成为海军少将)埃利斯·费卡利斯。他于l945年在一份敦促日本投降的作战计划中首次使用了这一概念。他对心理作战概念未作任何描述和解释,只是指出:所有的心理作战都应在时间和趋势方面进行配合,以避免降低效果。由于在当时西方不少国家常常将心理战与心理作战交互使用,故不少心理战研究者也没当一回事。直到l951年,美国总统杜鲁门任命了一个特别战略委员会,取名为心理作战联合委员会,从此在美国便正式使用了心理作战这丁概念。尽管心理战与心理作战两个概念只是一字之差,但含义界定的重点则发生了变化。西方特别是美国在使用心理作战概念时,着重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强调心理战与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等领域的联系,这就从根本上克服了心理战只为军事服务的局限。如l982年版美国陆军FM100-5号野战条令《作战纲要》中指出:心理作战是为了达到长远的和当前的目的而采取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意识形态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改变心理作战对象的态度和举止的宣传活动和其他方法,是指挥官向敌方军队和民众做工作的重要手段。

尽管心理战与心理作战概念在内涵上没有实质性区别,那么为什么西方特别是美国要使用心理作战这个概念呢?归根结底还是时代的产物。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冷战时期或时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垄断资产阶级总是把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存在看成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最大威胁,于是就将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铲除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实现资本主义一统世界作为一贯的战略目标。同时它们不仅反苏反共,而且也加强了对中立国和盟国的政治渗透。然而,要实现一统世界的目的,其首要的手段就是心理战,即通过和平演变的战略和软攻击硬威胁的方式,让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价值观发生变异,使他们赞美资本主义制度,欣赏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此外,西方世界的一些政要们还认为,既然是和平演变,那么正式文件中就尽量少用具有战争色彩的概念或词汇,否则很容易引起对象国,尤其是中立国、盟国政府及人民的敌意,进而产生副作用。因此,他们接受了费卡利斯提出的心理作战概念。因为心理作战(Psycholocal Operations)简称Psyoper,既有心理作战的意思,也有心理操作或心理作业的意思。据上所述,从心理战到心理作战的演变标志着心理战已超越了军事领域的范围,突破了前方后方战线,逾越了敌我友界限,成为一种主要在战略上发挥作用的国际斗争形式和手段。

第三次演变:从心理作战联合心理作战”

如果说心理作战概念是冷战时代的产物,那么联合心理作战概念则是信息时代孕育的胎儿。19967月,美军颁发了JP-3-53(《联合心理作战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该《纲要》是遵照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指令编写出版的,之后于2001年和2003年又进行了两次修订。2003年修订后的《纲要》吸收了美军在近期几场高技术战争中心理作战的经验教训,不仅体现了美军心理作战研究的最新理论成果,更重要的是反映了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心理作战的新特点。最引人注目的是《纲要》的名称直接用联合心理作战而命名。

关于联合心理作战的含义,《纲要》中没有直接说明。然而,将其中阐述的思想概括起来,这个概念主要是指在联合作战条件下心理作战必须高度协调,以促进各类军事行动的顺利进行。该《纲要》重点强调了心理作战的协调与配合,即不同领域的心理作战行动必须协调配合,心理作战要与政治、经济、外交等行动紧密配合,连成一体;多国部队心理作战行动必须协调配合,任何心理作战行动都要取得同盟或联盟国以及中立国家的配合;各军兵种心理作战行动必须协调配合,全面整合各军兵种心理作战资源,形成统一的力量;心理作战要与其他作战行动协调配合,充分发挥整体作战效能。

美军提出联合心理作战概念,恰是在信息时代推动下新军事变革深入发展的时期,因此,这个概念既是信息时代的产物,也是新军事变革的理论成果。我们知道,社会形态决定战争形态,战争形态又决定着作战样式。20世纪90年代后,世界逐渐跨入信息时代,与此相适应的高技术战争及信息化战争也登上了世界的舞台,而高技术战争及信息化战争都对联合作战特别是对联合心理作战这一样式提出了既强烈又很高的要求。一是要求心理作战必须具有整体性,即在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的调控下,各军兵种部队密切配合,在整个作战空间的全纵深,综合运用心理作战的一切手段,形成心理作战整体效能。二是要求心理作战必须具有很强的信息性,即力求夺取和保持信息优势,各军兵种部队都能共享信息,所有人员应有共同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和信息意识。三是要求心理作战必须具有高技术性,即在心理作战中使用的武器、装备必须是高技术的、信息化的。此外,从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实践可以看出,实现心战与兵战的一体化,是夺取战争胜利的根本条件;同时还表明,战争的信息化程度越高,越要加强心战与兵战的统一与协调。据上所述,美军提出联合心理作战概念,是基于信息化战争的特点而进行的心理战理论创新,具有借鉴意义。